陕西房姐被曝靠煤炭发家 号称神木四大富婆之一

曲目: 陕西房姐被曝靠煤炭发家 号称神木四大富婆之一
NJ:
时间:2018/07/07
发行:



  神木过去六年来的煤炭财富神话是房姐龚爱爱的发迹背景。神木煤炭行业起步之初,兴城支行主任任上的龚爱爱是煤矿老板们的重点公关对象。

  神木最受信赖的集资大户有新世纪黄金珠宝城的老板张孝昌,龚爱爱,商人乔秀峰、王文明等。升职为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后,龚爱爱跻身神木地下融资行业,并开始囤积房产、投资高档娱乐项目。

  龚爱爱的一夜成名,和神木2012年年底以来的民间集资潮崩盘有关。龚曾因此自杀未遂,她原本是集资泡沫破灭后、司空见惯的死亡链条上的一环。

  富得伤脑筋

  在神木当地人看来,原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的房产游戏,实际上是神木当地有钱人金钱游戏的一部分。

  据1996年就与龚爱爱熟识的神木当地商人王谦(化名)介绍,出生于1964年、只有高中学历的龚爱爱,于1986年进入了神木县信用社。2004年神木县信用社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,龚爱爱由业务员逐步晋升到兴城支行主任,直到后来成为副行长。王谦告诉记者,龚爱爱为人豪爽,喜欢帮助人,在神木县人脉广泛,很多人都愿意找她贷款。这期间,她放出的贷款无一笔成为坏账。

  影响神木最大的两样东西就是煤炭价格和交通。煤价高了,运出去卖,也才能收回来钱。在煤炭外运的过程中,包神、神朔、神延等运煤铁路相继开通,一批高速公路项目也立项上马。

  四通八达的道路与外界联通,将神木煤炭行销各地,大量的财富也顺着这些交通线涌入神木。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神木的富人的数量和他们的资产激增。走在神木的街道上,随处可见保时捷、宾利、劳斯莱斯这样的豪车。据2011年5月出炉的《中国民间资本投资报告》显示,神木县资产过亿的富豪超过2000人。

  “入股”潮,买楼风

  显然,煤炭带来的巨额财富令神木的富人们有些措手不及,挥霍并不足以用掉这些货币。如何花钱,成为神木人特别是富人们伤脑筋的话题。而龚爱爱的选择是:买楼。

  银行的工作人员拿回扣是那个时候神木县的“行规”,比如贷款500万,煤老板就得拿出煤矿100万元的股本给贷款人作为“回报”。

  王谦告诉记者,时任兴城支行主任龚爱爱权力很大,众多煤老板趋之若鹜。很多人得到她的帮助后,都会给予她一定的报酬,煤矿老板则会给她一定的“干股”。这一时期,几乎所有神木人,都知道龚爱爱富了。坊间称呼她为“神木四大富婆”之一。

  龚爱爱卷入神木的地下集资潮,源于2010年她的那一次“升职”。是年,龚爱爱被提拔为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。王谦说,龚爱爱虽然是升职,但权力被架空,放贷受到限制。此后,她开始将主要的精力用于投资,将之前积累的大部分资金用于投资。当时神木的地下融资刚刚兴起。由于拥有广泛的人脉,许多人都愿意将资金放在她手中,用于放贷。

  当时龚爱爱与神木当地的富婆武翠玲、刘银娥、李建萍、王小玲等结义为“姐妹”,一起运作房产、融资等项目。这期间,龚爱爱便将她的绝大部分精力和资产都用于囤积房产,她先后前往西安、珠海、北京购买高档房产,在神木投资高档娱乐项目。

  普通人在墙外往“资本围城”里冲,而有钱的煤老板们投资的方式则更显得单一。他们多数选择去西安、北京等大城市买房子。他们成为西安楼市最大方的买主,常常一个楼盘过半都被陕北人买走,一些神木的煤老板甚至买楼都以栋计。买房的户口限制并不对他们形成困扰,很多人拥有多个身份,最近神木县政府宣布将集中清理官商中的多户口问题。

  泡沫破灭之前

  神木当地的多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此次龚爱爱的“成名”,和2012年下半年开始崩盘的“张孝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”有关。

  “张孝昌的融资规模超过40亿元,涉及的人数也一时难以统计。”知情人士介绍说,由于层层委托,张案涉及的人数可能过万人。

  多名被卷入张孝昌集资案的知情人透露,龚爱爱曾经手给张孝昌贷款1.2亿。

  张孝昌原来是县城里金银珠宝店的工匠,在县里人头非常熟。2008年,他注册成立了新世纪黄金珠宝城(个体户),注册资本为50万元。此后,他在县城一连开张了四间店铺,成为县城“珠宝龙头”。

  神木商人李新介绍说,从2010年开始张孝昌涉足民间融资,他很快吸纳了上亿元的资金。张从普通人手中以每月3分的利息吸纳贷款,再以5分左右的利息放贷给需要资金周转的煤老板,从中赚取差价。进出两边都采用“利滚利”的方式。

点击查看原文: 陕西房姐被曝靠煤炭发家 号称神木四大富婆之一


betway88必威体育